“聪明药”服用者亲述:当你们垂涎它的糖衣时 我已经染上了毒瘾

2019-04-25 08:09:49 109

  时钟倒拨回2017年4月。

  当王涛吞下第一颗“聪明药”的时候,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打开。两个月后,不满足于“聪明药”的他开始服用毒品。

  3月22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在北京高新医院的一间会议室见到了王涛。30岁出头的他看上去成熟老练,在与记者交流的过程中,脸上总是带着微笑。但谈及过去,他十指交叉紧紧握在一起,欲言又止,沉默良久……

  “聪明药”其实就是利他林等药品,这是一种中枢神经兴奋剂,因为有提高专注度的功效,在学生、压力大的职场年轻人中悄悄蔓延。在我国,利他林有着极其严格的渠道管控,但在网络上,不少进口利他林正以各种方式流向这些特定人群。

  吃了药,连房子都是金色的

  2017年是王涛的创业初期,狭小拥挤的办公室、一摞摞杂乱无章的文件、一件接一件的工作,都让他很头疼。焦虑感时常袭上心头,他很难集中精力做完一件事。

  这时,朋友向他推荐了“聪明药”利他林。但这位朋友却对这种药的真实情况有所隐瞒,在朋友口中,这是一种保健药,有助于提升记忆力,大概20元一粒,参加高考、考研的学生都在吃这个。听了这些,王涛放下心来,“应该是安全的”。

  服了药后,他大脑中幻化出一场“奇妙旅程”。

  吞下药粒半个小时,一股从未有过的狂喜和愉悦涌上心头,连房子都变得金碧辉煌。

  药力发作后,他能够静下心来应对工作,享受长达4-6个小时的激情与专注。这种内心的澎湃一度让王涛十分沉迷。

  但同时,他也能明显感受到身体在透支。而当药效一过,他的情绪就跌入深渊,整个人非常烦躁,饭吃到一半,听见不开心的话,就把碗摔出去了,他觉得自己完全变了一个人。

  无知的他那时还不知道,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厄运的泥潭。

  药不解“馋”,他依赖上了毒品

  将王涛彻底推下悬崖的,是毒品。他甚至不愿再回忆过去。

  当被记者问到是如何从服用“聪明药”改为吸食毒品的?他回忆了许久,仿佛想不起来,但又突然说:“我想起来了,那会儿‘聪明药’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效果了。”

  大约服用了2个月的利他林之后,他发现每天1颗完全没用。初服药时那种内心的快感再也找不回来。加上朋友经常缺药,所以吃的断断续续。

  在王涛的记忆里,他曾经抱怨供药的朋友,甚至认为自己吃的是假药。直到有一天,朋友给他拿来了另一种药丸。

  已服药成瘾的王涛都来不及细问这个药的来历,就毫不犹豫地吞下了红色小药丸。熟悉的感觉回来了,不,药劲儿更大。吃完药后,他拨弄着手中的打火机,玩了两天两夜都不感到疲惫。

  “后来朋友告诉我,这红色的小药丸并不是‘聪明药’,而是麻古。麻古、冰毒是毒品,但感觉和‘聪明药’很相似,都能让人长时间集中注意力,不会感到疲倦。正常人根本区分不出当中的区别。”

  从2017年4月至7月,短短两三个月时间,王涛完成了从服用“聪明药”到嗑麻古再到吸食冰毒的整个过程。在来北京高新医院戒毒之前,他每天吸食冰毒的量已经达到1克左右,黑市价格约为1000元。

  他害怕闲下来,也不敢和过去的朋友联系

  目前,王涛正在北京高新医院接受专业戒毒治疗。虽然已经度过三个月的强制隔离治疗期,但要去除心瘾,他需要更长的时间和更强的毅力。

  可是戒毒不仅仅是“治病”的事儿。

  在谈及过去2年来的经历,他似乎有很多话想说,但却欲言又止。

  沉默许久之后,王涛说,他现在每天都会来医院做义工,这样的生活很充实。他害怕让自己闲下来,也不敢再和过去的朋友联系。这是麻古和冰毒带给他的深深恐惧。

  在吸食冰毒之前,王涛感觉自己被一只无形的手往前推,直至走上“溜冰”的道路。在他看来,“聪明药”就是自己吸毒的“药引子”。

  最难熬的是晚上,那是绝望的边缘

  2019年2月,就在王涛奋力摆脱毒品沼泽时,小叶正在陷入“聪明药”的泥地。备战公务员考试的她,想通过“聪明药”提高学习效率。

  她坚持每天早上空腹服药,以保证一上午都能处于十分专注的学习状态。如今,小叶服药周期已经超过1个月,药量也会根据实际情况自我调整。在做模拟试卷的时候,小叶甚至会一次性服用2粒,一天的药量达到3粒左右。服药之后良好的学习状态让她感到很愉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