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俄苏文学的40年情缘

2019-05-23 20:00:36 142

  我与俄苏文学的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

  文/孙越

  发于2019.5.20总第899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  虽然从事的是俄语翻译,母亲又是50年代北大俄语系的毕业生,但其实我并没有俄语的家传。直到我高中毕业参加高考,母亲也没教过我一个俄文字母。她后来告诉我说,“九评苏共”一发表,很多学俄文的就考虑转行。珍宝岛一响枪,俄文专业的人士更是失去了用武之地,大都作鸟兽散,母亲也去了他乡,创意儿童食品包装,做与俄语不沾边儿的营生。她把很多旧书都卖了,但我发现,我家储藏间里还有整整一木箱苏联原版书锁在那儿。